當前位置: 首頁 > 稅手邦 > 稅務稽查

【上市公司稅訊】*ST中絨:受實際控制人涉稅刑事案影響,2015年11月份至2018年末2.45億元的出口退稅款尚未退稅——因“不涉及單位犯罪”、目前已獲主管稅務機關答復予以退還

*ST中絨(000982.SZ)于2019年8月9日發布公告,披露公司截至2018年12月31日累計應收的出口退稅款為24,477.07萬元,系中銀絨業受實際控制人涉稅刑事案件的影響,公司2015年11月份以后的出口退稅款主管稅務機關尚未退還。截至目前,二審法院沒有認定公司沒有騙稅行為、公安廳對銀川市政府的函復稱公司“不涉及單位犯罪”、目前已獲主管稅務機關答復予以退還已收到主管稅務機關答復——能夠退還,公司認為應收出口退稅款項的確認和計量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的規定。公司將繼續積極與主管稅務機關溝通,盡早落實出口退稅問題。“《出口貨物退(免)稅管理辦法(試行)》(國稅發[2005]51號)第二十五條規定,“出口商以假報出口或其他欺騙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稅務機關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六條規定處理。”“對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出口商,經省級以上(含本級)國家稅務局批準,可以停止其六個月以上的出口退稅權。在出口退稅權停止期間自營、委托和代理出口的貨物,一律不予辦理退(免)稅。……從中國司法裁判文書網獲得實際控制人涉稅刑事案件的二審裁定書,根據二審裁定書所描述的內容,法院沒有認定公司有騙稅行為,贓款已向實際控制人等個人足額收繳,刑事判決已于2016年9月生效;(3)獲得了寧夏回族自治區公安廳對銀川市政府的函復,稱公司“不涉及單位犯罪”;(4)會計師對截至2018年12月31日出口退稅款24,477.07萬元函證國家稅務總局靈武市稅務局是否退還,給予的回復是退還。”

大力稅手注:中銀絨業受實際控制人涉稅刑事案件背景

實際控制人馬生國曾因利用公司的出口退稅資質逃避繳納稅獲得退稅1.2億元被追究刑事責任。實際控制人曾就此回復公司:“2012年2月--2013年9月期間,本人利用擔任貴公司董事長和總經理的身份,以及貴公司的出口退稅資質,在未經貴公司內部審議等決策程序的情況下,伙同他人假報出口,獲得退稅款約1.2億元人民幣,本人因此被人民法院以逃稅罪追究刑事責任。前述稅款已由本人負責退還,上市公司不承擔相應的稅款補繳責任。如果未來上市公司因此產生了相應的稅款補繳責任,本人將替代上市公司承擔該項責任”。

《000982*ST中絨管理人關于對深圳證券交易所公司管理部年報問詢函(公司部年報問詢函[2019]第60號)的回復公告》【2019.8.9】詳細披露如下:http://www.cninfo.com.cn/new/disclosure/detail?plate=&orgId=gssz0000982&stockCode=000982&announcementId=1206506353&announcementTime=2019-08-09

7.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你公司累計應收的出口退稅款為24,477.07萬元,其中:2015年形成的應收退稅款1,375.41萬元、2016年形成的應收退稅款14,976.80萬元、2017年形成的應收退稅款6,363.38萬元、2018年形成的應收退稅款1,761.48萬元。

上述應收出口退稅款你公司已填列《免抵退稅申報匯總表》并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國家稅務局簽章確認。你公司在《增值稅納稅申報表》中將上述應收出口退稅款作為進項稅額轉出列報,在財務報表中列示為其他應收款。年審會計師稱無法實施滿意的審計程序以就上述應收出口退稅款能否返還及何時返還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你公司針對該部分應收出口退稅款未計提任何減值準備。你公司稱:司法機關沒有認定公司有騙稅行為;主管稅務機關沒有決定、省級以上(含本級)國家稅務局沒有批準停止你公司的出口退稅權;

公司已正常申報出口退稅,主管稅務機關已經蓋章受理。在此基礎上,你公司多次與主管稅務機關國家稅務總局靈武市稅務局溝通,主管稅務機關答復是能夠退還,公司認為應收出口退稅款的確認和計量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的規定。公司將繼續積極與主管稅務機關溝通,盡早落實出口退稅問題。此外,你公司賬面的其他流動資產科目存在0.85億元待抵扣增值稅進項稅。請你公司:

(1)說明你公司確認應收出口退稅款的依據,你公司已申報的出口退稅是否得到稅務機關的認可。

(2)結合你公司與稅務部門的溝通情況,說明應收出口退稅款24,477.07萬元的預計收回時間,以及你公司對該部分應收款未計提任何減值準備的原因及合理性。

(3)報告期內你公司待抵扣的增值稅進項稅余額減少0.4億元,針對該部分稅款,說明你公司是否已根據稅務機關的要求履行申報義務,以及尚未抵扣的增值稅是否符合資產確認條件。

請年審會計師就問題(2)(3)進行核查并發表明確意見。

公司回復說明(1):

中銀絨業受實際控制人涉稅刑事案件的影響,公司2015年11月份以后的出口退稅款主管稅務機關尚未退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六條規定,“以假報出口或者其他欺騙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由稅務機關追繳其騙取的退稅款,并處騙取稅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對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稅務機關可以在規定期間內停止為其辦理出口退稅。”《出口貨物退(免)稅管理辦法(試行)》(國稅發[2005]51號)第二十五條規定,“出口商以假報出口或其他欺騙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稅務機關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六條規定處理。”“對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出口商,經省級以上(含本級)國家稅務局批準,可以停止其六個月以上的出口退稅權。在出口退稅權停止期間自營、委托和代理出口的貨物,一律不予辦理退(免)稅。”

(1)公司取得了出口退稅申報資料;(2)從中國司法裁判文書網獲得實際控制人涉稅刑事案件的二審裁定書,根據二審裁定書所描述的內容,法院沒有認定公司有騙稅行為,贓款已向實際控制人等個人足額收繳,刑事判決已于2016年9月生效;(3)獲得了寧夏回族自治區公安廳對銀川市政府的函復,稱公司“不涉及單位犯罪”;(4)會計師對截至2018年12月31日出口退稅款24,477.07萬元函證國家稅務總局靈武市稅務局是否退還,給予的回復是退還。

公司回復說明(2):

根據上述情況和國家相關規定,我們認為:(1)司法機關沒有認定公司有騙稅行為;(2)主管稅務機關沒有決定、省級以上(含本級)國家稅務局沒有批準停止公司的出口退稅權;(3)公司仍然正常申報出口退稅,主管稅務機關已經蓋章受理。(4)主管稅務機關已明確答復能夠退還。故,公司預計該部分出口退稅款能夠收回,該部分應收出口退稅款符合資產確認條件。且確認應收出口退稅款符合相關稅法的規定,預計能夠收回不需要計提壞賬準備。

公司回復說明(3):

公司合并財務報表附注五(六)中披露的2018年末“待抵扣的增值稅進項稅”8460萬元,相關的進項稅額發票已經主管稅務機關認定允許抵扣,主要為公司合并范圍內原料公司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7,663.58萬元、股份公司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萬元460萬元、英國預繳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251.24萬元、卓文時尚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16.65萬元、江陰絨耀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2.37萬元、毛精紡公司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66.69萬元,上述數據并列示于增值稅相關納稅申報表中,屬于“未抵扣的增值稅進項稅”,符合資產確認條件。

立信核查意見:

核查程序:我們按照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的規定執行審計工作,在2017年度審計的基礎上,對公司2018年度新增應收出口退稅款所涉及的出口退稅資料履行了正常的審計程序,并向國家稅務總局靈武市稅務局函證詢問“公司于2018年12月31日前已經申報的出口退稅款244,770,706.17元是否能夠退還”,得到的答復是“是,能夠退還。”但何時退還未明確答復。

核查結論:針對出口退稅事項,我們已經出具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正如我們已出具信會師報字【2019】第ZB11125號審計報告中的保留意見所述,我們無法實施滿意的審計程序以就上述應收出口退稅款能否返還及何時返還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

……

C:出口退稅的可收回性

截至2018年12月31日累計應收的出口退稅款24,477.07萬元,其中:2015年形成的應收退稅款1,375.41萬元、2016年形成的應收退稅款14,976.80萬元、2017年形成的應收退稅款6,363.38萬元、2018年形成的應收退稅款1,761.48萬元。上述應收出口退稅款中銀絨業已填列《免抵退稅申報匯總表》并經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國家稅務局簽章確認。中銀絨業在《增值稅納稅申報表》中將上述應收出口退稅款作為進項稅額轉出列報,在財務報表中列示為其他應收款-出口退稅。針對累積未退的出口退稅,公司認為:1)司法機關沒有認定公司有騙稅行為;2)主管稅務機關沒有決定、省級以上(含本級)國家稅務局沒有批準停止公司的出口退稅權;3)公司已正常申報出口退稅,主管稅務機關已經蓋章受理。在此基礎上,中銀絨業多次與主管稅務機關國家稅務總局靈武市稅務局溝通,主管稅務機關答復是能夠退還,中銀絨業認為應收出口退稅款項的確認和計量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的規定。關于出口退稅能否退還,我們函證了國家稅務總局靈武市稅務局,回復是:截至2018年12月31日已經申報的出口退稅款24,477.07萬元是可以退還的。根據上述證據資料,我們分析認為上述可以退還的其他應收款-出口退稅對公司2018年度財務報表影響重大,但不具有廣泛性。

……

③涉及出口退稅的問題較為復雜。公司多次與主管稅務機關國家稅務總局靈武市稅務局溝通,主管稅務機關答復是能夠退還,公司認為應收出口退稅款項的確認和計量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的規定。公司將繼續積極與主管稅務機關溝通,盡早落實出口退稅問題。

責任人:財務總監

整改期限:2019年年度前完成。

《000982中銀絨業關于深交所公司部關注函【2016】第223號的回復公告》【2016.12.31】詳細披露如下:http://www.cninfo.com.cn/new/disclosure/detail?plate=szse&stockCode=000982&announcementId=1202981594&announcementTime=2016-12-31

寧夏中銀絨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或“本公司”)收到深圳證券交易所公司管理部《關于對寧夏中銀絨業股份有限公司的關注函》(公司部關注函【2016】第223號),公司針對關注函所涉及的事項逐一回復并披露如下:

問題1、要求馬生國詳細說明,其利用你公司的出口退稅資質逃避繳納稅款具體情況;

回復:實際控制人回復本公司:“2012年2月--2013年9月期間,本人利用擔任貴公司董事長和總經理的身份,以及貴公司的出口退稅資質,在未經貴公司內部審議等決策程序的情況下,伙同他人假報出口,獲得退稅款約1.2億元人民幣,本人因此被人民法院以逃稅罪追究刑事責任。前述稅款已由本人負責退還,上市公司不承擔相應的稅款補繳責任。如果未來上市公司因此產生了相應的稅款補繳責任,本人將替代上市公司承擔該項責任”。

問題2、要求馬生國明確該涉稅案件是否存在以上市公司名義簽訂虛假合同的情況、是否存在虛構上市公司購銷業務的情況、是否存在虛構上市公司資金往來的情況,如存在,應當說明具體情況;

回復:實際控制人回復本公司:“本人涉稅案件是本人利用擔任貴公司董事長和總經理的身份,利用上市公司的出口退稅資質,在2012年2月--2013年9月期間,通過以上市公司名義與多名客戶簽訂虛假合同,虛構購銷業務和資金往來,涉及合同總金額約1.2億美元,具體數據以上市公司及會計師的核查結果為準”。問題3、要求馬生國說明該犯罪行為可能對上市公司2012-2013年度及后續年度已披露的財務數據產生的具體影響;

回復:實際控制人回復本公司:“本人涉稅案件發生在2012年2月--2013年9月期間,虛構購銷業務合同總金額約1.2億美元,這可能會對上市公司2012--2013年度的營業收入、利潤等生產經營情況產生影響,具體對上市公司2012--2013年度及后續年度已披露的財務數據的影響以上市公司及會計師的核查結果為準”。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分分彩开奖网

© 2018-2019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ios

安卓